最新公告



客户您在网上寻找回收公司时,请您一定要到名索网《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验一下您要找的公司是否是真实!
我公司面向各大企事业单位及个人进行废旧物品的回收,坚守信誉第一,信守承诺,现金支付,上门回收的原则,不能出示合法手续一律拒收,我公司负责免费拆除运输。废旧电缆回收、变压器回收、电机回收、废旧金属回收、废旧电瓶回收、电力设施回收、工程设备回收、空调设备回收 、废旧物资回收。

北京市计划委员会实施《关于废金属收购管理暂行规定》的补充规定
了认真贯彻执行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的《关于废金属收购管理暂行规定》,结合本市具体情况,特作如下补充规定:
  1.各区县局、总公司及中央在京企事业单位应建立废金属管理部门或指定有关部门负责贯彻、落实、检查市政府《关于废金属收购管理暂行规定》的执行情况,下达本系统废金属回收、上交计划。掌握任务完成的进度,结合本系统情况制定具体措施,进行督促检查,以确保国家和本市下达的废金属回收计划的完成。
  2.各厂矿企业,要有一名领导负责金属回收、需用、上交工作的管理,同时,要有专人或设回收专业队(组),从事本单位的废金属回收工作。
  3.各区县局、总公司、中央在京所属企业产生和行政事业单位搜集的废金属一律交售所在地区的物资回收部门,不得交售其他单位或串换物资,也不得截留挪用。各单位需要的废钢铁要根据国家和市下达的生产任务按年度如实向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提报需要计划。
  4.各区县局、总公司要加强废金属回收的统计工作,按月填报统计报表,并于下月十五日前报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各厂矿企事业单位要将本单位统计报表及时准确报送上级主管部门。
  5.各区县局、总公司未完成市下达废钢铁上交计划的,按照一比一的比例,扣减下年度钢材指标。中央在京企事业及军工单位,未完成上交国家计划的,由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将欠交数量报国家物资局,由国家物资局扣其主管部门的钢材分配指标。
  6.各区、县废金属回收办公室,要适当增加废金属工作的管理人员,凭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发给的废金属检查证件,在各治安、交通检查站,对出市废金属进行盘点、验证,在街道和废旧市场巡回检查,严禁废金属上市及非法买卖;对厂矿企事业单位进行重点检查。全市废金属的收购、加工、调运、供应等管理工作,统由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负责。
  7.区、县物资回收部门和收购站是所在行政区域的废金属的专业经营单位,其它单位和个人不得经营。要搞好本行政区域内金属回收工作,抽调一定的外勤人员下厂服务,所收购的废金属均纳入市的物资分配计划。
  8.个人出售非生活性废金属,必须持有本人工作证,户口簿或居民、村民委员会开具的证明。废金属收购单位必须凭证登记收购,无证件的不予收购。违反的,由公安部门对直接责任人和单位负责人进行批评教育直至加以处罚。收购单位发现可疑情况,必须立即报告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有功的要加以表扬,一再违反者追究领导责任。
  9.区、县物资回收部门所收购的废有色金属全部调往市有色金属供应站,纳入市计划统一分配供应。
  10.区县物资回收部门上交国家钢厂的废钢铁,要积极组织货源,按季均衡完成上交任务,对本市需要的废钢铁,根据市批准的分配计划按量分批做好供应。
  11.对回收的残次钢材(包括从废钢铁挑选的部分),优先重点保证本市小商品、小农具和第三产业等部门的需要;多余部分,需与外埠进行调剂本市需要的原料和材料,由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严格审批并报市备案。
  12.各单位废旧金属(包括有色金属和废次材)出市,须经上级主管局、总公司同意后,报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严格审查,确需外运的,经批准后开据外运证,各路口检查站凭外运证方可放行,各运输部门根据出市外运证予以承运。
  13.各级物资回收部门对国家上交计划废钢铁的外运凭上交钢厂的供货合同签发外运证。
  14.中央在京直属直供企业直接上交国家钢厂的废钢铁和首钢执行国家调拨计划外运的废次钢材需持供货合同,到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办理外运手续。
  15.本规定由市废旧金属回收办公室负责解释。 






电子废物处置困局
电子废物处置困局:正规企业不敌小贩http://finance.QQ.com  2005年09月26日10:31   中国经济周刊  (0)中国正进入电子产品淘汰高峰期,但中国的电子废物处置却不容乐观,仅有的几家正规企业因为原料不足,长期处于“吃不饱”的状态,令人难以理解的是,与这些“正规军”抢食的竟是那些走街串巷、回收二手电器的小商贩。
 ★《中国经济周刊》实习记者 张大超/北京报道
公开数据显示,我国已进入家用电器淘汰高峰,从废旧家电的年报废量看,电视机为500万台,电冰箱400万台,洗衣机600万台,手机达1000万部。但据了解,我国还没有一个专业的电子废物处置企业“可以让人兴奋”,包括长三角在内的大部分大型废弃家电处置企业长期处于闲置状态。同样不能乐观的是,北京市危险废物处置中心(下称北京危处中心)是北京处理电子废物的唯一“正规”企业,而其所谓的“正规”,不是表现在设备和处置技术上,而是北京市环保局的一纸复函。


庞大的市场只有一家“正规”企业
北京是一个电子产品交易量极大的城市,大量的电子废物如何处置也成了这个城市场的负担。有专家预测,到2006年北京将产生11.52万吨电子废弃物,包括357.6万台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器、电脑和234.5万部手机。到2010年,北京电子废弃物的数量将上升为15.83万吨。也就是说,不久的将来这将是一个非常大的产业。但难以理解的是,面对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北京危处中心却处于“吃不饱”的状态,这是为什么呢?
北京危处中心电子部经理、工业电子垃圾处理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乔王林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第一件事就是拿出北京市环保局的复函。复函表明,2004年11月5日,北京市政府将北京危处中心的产权划规给北京市金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隅集团)后,北京市环保局签发了“关于同意北京市危险废物处置中心继续从事电子废物处理工作“的复函。复函表示,鉴于电子废物处置的服务市场有较强的需求,全市专业化集中处置设施尚未建成,同意金隅集团所属北京危处中心在大兴区垡上480仓库内使用原有设施继续从事电子废物收集、分类处理业务。
乔王林介绍,北京危处中心原属于1991年北京市政府筹资创立的经环工业废物处理服务站, 1998年因筹资困难停止了预计投资1.7亿元人民币的工业废物预处理及填埋、焚烧项目,北京危处中心就是在这个下马项目的基础上做起了处理电子废物的生意。
1998年,一些外资企业找到北京市环保局,提出与经环合作处理他们企业的工业废物,特别是“电子垃圾”。
“因为国外法律规定,厂商的工业垃圾必须由有资质的企业处理,同时这些企业也担心废弃电子产品会冲击新产品市场,干扰正常的商品市场。” 北京市环保局固体废物和噪声管理处王处长说。而在北京的外企如果把工业废物运回本国处理,将要付出高额的海关税,实在得不偿失,因此他们也大多希望在当地销毁。
这样,北京危处中心获得了北京市环保局的许可,利用原下马项目的库房和设备,与多家外企达成合作协议,成为北京市唯一认可的专门处理电子废物的站点。


低水平的处理技术
“外企要求北京危处中心来处理工业垃圾说明有了这种市场需求。不过,目前北京市还没有一个符合正规厂家设计,拥有正规的处理线和污染排放处理设施的企业。北京危处中心也只是做些拆解工作。”王处长介绍说。
据了解,北京危处中心主要采用人工拆解方法处理废品。处置流程分两步:首先用拖拉机将大件废品粉碎,如厂商送来一批打印机的外壳,工人将其铺到地上用拖拉机压两遍之后直接卖废塑料。如果是电源、鼠标、线路板等压碎后,还要收集起来进行第二次分解,即人工拆解。北京危处中心有10名工人从事这种拆解工作,拆解的任务是从压碎或未压过的电子废物中拆解出废金属、废塑料和废线路板。
处理过程都在厂商的监督下进行。厂商拍照记录废品原貌和拆解的每一道工序,处理到什么程度都由外企事先提出要求,并与北京危处中心鉴定协议。如为了避免光盘上秘密资料泄露,厂商会监督拖拉机碾碎到自己满意的程度,再进行人工拆解。如果市场上发现这些工业废品,北京危处中心将要负法律责任。
由于拆解是无污染的物理方法,电子垃圾中的有害物质如电溶、墨盒、线路板整体元件在拆解过程中都没有被破坏,既不经过焚烧也不进行溶解,不会产生粉尘和有害气体,对工人和环境都没有任何危害。“因为它只是拆解,从政策管理部门角度看,只要它没有排放污染就可以了”王处长说。北京市环保局对北京危处中心拆解库房的大气进行过测试,结果没有问题。
但乔王林还想进行深加工处理,而北京市政府不允许他引进生产线。“不是设备和钱的问题,而是担心我这种小提炼会对北京的环境造成污染。”
据介绍,提炼是比拆解更高一级的处置方式,需要国外的先进设备才能进行。但提炼过程会释放有害气体,对工人、环境都不利。因而北京市政府非常慎重,北京地区的企业都不许做。
虽然公认拆解是最环保的,但是在现代化的高科技时代,机械化水平日新月异。作为北京市唯一“正规”的电子废物处理企业,只用10人手工作坊式的劳作,就承载了全市的工业电子废物的处置工作,未免有些牵强。尽管方法很环保,但谁也不能否认它是非常初级的处理方法,对废品处理的精度远没达到终极。


靠海关供应还吃不饱
既然环保局都说它“比较正规”了,也就给了它一道护身符。1998年以来,海关一直是北京危处中心电子废物来源的有力保障。因为海关不仅核销外资企业的工业原料,还把罚没的电子产品全部交给京中心处理。外资企业的电子废物主要有多余的工业原材料、下脚料、残次品、办公用品、维修零部件等。具体来说就是打印机、手机、电脑等的外壳,电脑的键盘、鼠标,还有硒鼓、墨盒、光盘、电源等。
北京危处中心与外资企业多年合作培养起来的信任感使它保留并发展了相当一批客户。目前,与北京危处中心协议处理工业垃圾的外资企业已有八九十家甚至上百家,如惠普、IBM、朗讯、ABB、三星、松下、摩托罗拉、索爱、爱普生、诺基亚、JVC等。他们每年为北京危处中心送来大约五六百吨的电子废物。
乔王林算了一笔粗帐,如果撇开闲置的库房和设备等固定资产折旧和工人工资不算,这一项目的毛利大概在15-20%。他的收入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企业给的处理费,另一部分是拆解后卖废品的收入。
虽然“即使算上固定资产折旧也是赚钱的”。但作为年处理量可达2万吨的北京市危险废物处置中心,现在一年只收到五六百吨的电子废物,这个企业显然吃不饱。仅仅10个工人的工作量都没有满负荷,四个库房只用了两个,另外两个闲置了六七年,这种国有资产的损失又该如何折算?
“正规”企业竞争不过小贩
8月13日,欧盟《关于报废电气电子设备指令》(WEEE)正式实行,国家发改委随后做出反应,表示支持中国华星集团建设废弃家电处置中心。这个“喊了好几年”的项目,据说是国家发改委第一批建设的四个试点工程之一,另外三个分别在天津、青岛和杭州。
据华星集团废旧家电利用项目组管组长透露:“用不了一年半载,中国政府也将出台相关政策,电子垃圾的回收情况将得到扭转。” 参与该政策制定讨论的管组长说,“国家发改委已起草了一部法规,规定小贩和二手市场回收来的废家电先经国家指定部门或有检测资格的企业(比如华星集团)检测,仍有使用寿命的再流入二手市场。现在这个法规已上交国务院去审批了。”
但该法并没有严格规定收购权,因此尚不够完备。而在国外,早都有健全的法律法规。美国早在20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对废旧家电的处理制定了一些强制性的条例。日本2001年实行的《家用电器回收法》规定,消费者有承担家电处理、再利用的部分义务。2000年,德国政府制订与颁布了《可再生能源促进法》。根据该法,从事再生能源的公司企业可以获得政府的经济补助,此法进一步促进了许多可再生资源的开发和利用。
据悉,由国家发改委出资补贴的华星集团,与北京危处中心一样,享受着政府的特惠权,华星集团上马的项目也将采用类似于北京危处中心的人工拆解法。这种技术含量极低的简单处理方式,使这个行业的进入门槛极低,市场中绝大部分电子废物都是被游走于大街小巷的小商贩收走处理了,北京危处中心这样的正规企业却无力从他们手中分食这块资源。
“小贩收废家电时要给居民钱,而我处理废家电的设备要花很多钱,政府不补贴我怎能竞争得过小贩?” 管组长说。
国有企业“年年补贴年年亏”的命运不能不让人担忧,华星集团会不会也出现北京危处中心那样“吃不饱”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