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公告



客户您在网上寻找回收公司时,请您一定要到名索网《企业信用信息系统》查验一下您要找的公司是否是真实!
我公司面向各大企事业单位及个人进行废旧物品的回收,坚守信誉第一,信守承诺,现金支付,上门回收的原则,不能出示合法手续一律拒收,我公司负责免费拆除运输。废旧电缆回收、变压器回收、电机回收、废旧金属回收、废旧电瓶回收、电力设施回收、工程设备回收、空调设备回收 、废旧物资回收。

电子垃圾回收恼人 国内企业期待相关法律快出台
2008年12月28日,零下10度,花20块钱打车,刘佩悦抱着她的废旧硬盘、鼠标和光驱赶往北京中关村e世界,交给戴尔设的环保展台—但没换回一分钱或是一个奖品。
  这是戴尔2008年12月27、28日举办的绿色革新大行动(rengeration)。自愿参加的人们将废弃的电脑等电子产品免费交给戴尔。
  将这些废品交给戴尔和交给拾荒者的差别在于,前者会用更环保的方式进行处理和回收。而后者则很可能交给作坊式的废品回收厂,用简单而又粗陋的方式提取能卖钱的那部分。结果是:有毒的气体不经任何限制飘散入空气中;酸洗用的废水也会直接倾倒入河流;含有汞和镉的剩余物质被填入土壤,成为土壤污染的元凶。
  戴尔的展台前熙熙攘攘,这意味着这些热心消费者们让环境少了一些污染。但是,等等,事情并没有那么欢欣鼓舞。即使有刘佩悦这样的支持者,戴尔在中国回收到的电子垃圾依然微不足道。在美国,戴尔一年大约可以回收3500万公斤的废弃电脑;而在中国,一年差不多只能回收约5.5万公斤的废弃电脑和相关设备。
  “我不知道应该将旧电脑送到哪里去,直到读到戴尔回收电脑的新闻之后。”刘佩悦说。
  戴尔的回收活动是2006年末才开始在中国开展的。它有一个800的免费电话。打电话者留下地址和联系方式,戴尔的物流就会上门收取。不过知道这个电话的人寥寥无几。
  目前国内开展相似活动的公司也并不多,而且大多数是针对企业客户进行的。 即使这样的信息传达到消费者,也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刘佩悦那样愿意无偿将垃圾提供给戴尔这样的公司。
  “我向我的朋友们介绍这个活动,我的朋友会立刻问:戴尔会付多少钱。”刘佩悦回忆说。事实上,如果消费者将废弃电脑卖给收废品者,大概会有几十元的收入;但如果是交给戴尔,则一分钱也没有。倘若像刘佩悦这样打车来回,那反而还倒贴了几十元。
  并不只是个体消费者斤斤计较,很多公司在处理废品方面也锱铢必较。山特维克在中国就遇到了这样的问题。
  这家不为消费者熟知的公司是一家生产机械和刀具的瑞典公司。10年前,金属日益涨价,这家公司和它的同行开始对废旧产品进行回收。它在欧洲、亚洲和北美洲建立起3个物流中心,并于2006年在印度建立起一个大型回收厂。废旧刀具从世界各国汇集到这3个物流中心, 然后一并运送到印度工厂。“用这样的方式,我们能降低一定原材料成本。从保护环境的角度讲,从原材料到产品, 我们可以节省70%的能源消耗。”赵益峰说,他在山特维克中国公司专门负责废旧刀具回收。2007年,回收项目在中国展开。
  但是,“我们在中国有上万个客户,愿意接受回收的并不是很多。”赵益峰说,从2007年任职起,他和销售部的同事会向客户解释整个回收过程的环保和便利—在工厂的各处放上收集箱,箱满之后装入运输箱。山特维克会派快递来取这些运输箱。然后,这些垃圾集中被海轮运往印度。
  客户们并不关心这些废旧刀具去了哪里,他们更关心山特维克能给他们多少钱。一般而言,山特维克给出的价格并没有竞争力。那些不采取严格环保措施的废品回收厂因为不需要付出环保成本,往往能支付更有竞争力的价格。
  但这种成本的节省却给整个环境带来了成本。广东贵屿镇,一个家家户户都是回收作坊的地方,整个城镇都弥漫着烧焦的味道。“当地人挣到钱后,都让子女去外地生活。” 曾到这个镇去考察的环保志愿者霍伟亚说。
  在这场抢夺垃圾的战役中,大公司要获胜,一个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提高回收废品的价格。但是戴尔、山特维克这样的公司会愿意吗?它们可都是上市公司,需要考虑成本。只要想想,山特维克收购的这些废旧刀具去的不是就近的工厂,而是要乘着海轮出国去印度。
  戴尔则直接将这些废品免费交给第三方的回收处理厂。它们严格审查这些厂是否符合环保回收供应商标准。因此,在这笔交易中,戴尔要付出呼叫中心运营和物流回收的成本,但是却无任何进账。
  当然,戴尔也试图在通过另一种回收方式来弥补这种损失。它在向公司企业提供回收时会收取些许费用,比方说提供收费的数据清除服务;或者回收之后尚且能用的电脑会经过修理后按二手电脑销售。
  但这依然无法让戴尔用更高的价格去回收消费者手中的电脑。在做活动时,戴尔曾用1元钱1公斤的价格进行回收。“不过这不会是常态。我们也需要考虑成本。”戴尔的公关总监张飒英说。
  但即使这样,消费者也仍然认为这样的价格太低,没有吸引力。按照当时的价格,“我卖废报纸还一块六一公斤呢。”一名认为戴尔在玩噱头的消费者说。
  如果不用说服消费者,回收会变得容易很多。回收对宜家而言就很简单。每天凌晨,货品上架完成后,会有很多的包装箱捆绑带等垃圾。宜家卖场中有一个将近200平米的回收站,一个叫做卓越大地的回收商每天早晨7点到10点会派3名工作人员来回收这些垃圾,并付给宜家一些费用。宜家只需要对危险品的回收付费—节能灯泡等危险品送往危险品处理中心。“一公斤付费8元,半个月集满100公斤后,危险品处理中心会派一辆‘金杯’来取。” 宜家环保专员原振东说。由于宜家没有打算向顾客回收旧家具,因此这位环保专员看起来没有多少苦恼。
  山特维克必须说服客户。一旦它能说服足够多的客户,它在中国的回收工作就不会是一项亏本事业。
  “我的经验是,如果这种运作(回收处理)是小规模的经营,就很难使你的投资得到应有的回报。”同样也在进行回收处理的大型机械公司美国卡特彼勒副总裁Steven L Fisher说。他们回收机械零部件,每年要回收满200万件以上,才能让这项业务收支平衡。
  在2008年末,TCL这家制造家电的厂商与广东一家名为奥美特的环保企业合资,想通过回收处理来帮助自己降低原材料成本。不过,奥特美也面临着如何让消费者选择它们而不是拾荒者的难题。它们将如何配合,现在尚无下文。
  换些新花样的确能够吸引消费者的注意力,戴尔已经打算在2009年做更多的推广活动了。在香港,它们曾采用一种类似于以旧换新的方式—带来废旧戴尔电脑的购买者能获得相应的回扣,这种方式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更多公司正期待相关法律的出台。在中国,关于电子垃圾只有条例而没有法律。而在美国、日本等国家,要求包括电子产品在内的产品进行回收已经被列入法律之中。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